罗隐古诗,岁暮怀人诗七首

2019-06-14 23:48 来源:未知

黄土原边狡兔肥,犬如流电马如飞。灞陵老将无功业,犹忆当时夜猎归。——唐代·罗隐《题新榜(在浙幕,沈崧得新榜示,题其末)》

感君情重惜分离,送我殷勤酒满卮。不是不能判酩酊,却忧前路酒醒时。——唐代·韦庄《离筵诉酒》

虞山二少年,玉树交枝柯。春华受风雨,微怨通吟哦。大任始忍性,世事如旋波。君其爱玉体,莫忘劳者歌。——唐代·张鸿《岁暮怀人诗七首 其七》

题新榜(在浙幕,沈崧得新榜示,题其末)

唐代:罗隐

罗隐,字昭谏,新城(今浙江富阳市新登镇)人,唐代诗人。生于公元833年,大中十三年底至京师,应进士试,历七年不第。咸通八年乃自编其文为《谗书》,益为统治阶级所憎恶,所以罗衮赠诗说:“谗书虽胜一名休”。后来又断断续续考了几年,总共考了十多次,自称“十二三年就试期”,最终还是铩羽而归,史称“十上不第”。黄巢起义后,避乱隐居九华山,光启三年,55岁时归乡依吴越王钱镠,历任钱塘令、司勋郎中、给事中等职。公元909年去世,享年77岁。

罗隐

撰日岩廊暇,需云宴乐初。万方朝玉帛,千品会簪裾。地入南山近,城分北斗馀。池塘垂柳密,原隰野花疏。帟幕看逾暗,歌钟听自虚。兴阑归骑转,还奏弼违书。——唐代·李隆基《同二相已下群官乐游园宴》

同二相已下群官乐游园宴

重轮始发祥,齿胄方兴学。冥然升紫府,铿尔荐清乐。奠斝致馨香,在庭纷羽籥.礼成神既醉,仿佛缑山鹤。——唐代·裴度《郊庙歌辞。享惠昭太子庙乐章。亚献终献》

郊庙歌辞。享惠昭太子庙乐章。亚献终献

山亭秋色满,岩牖凉风度。疏兰尚染烟,残菊犹承露。古石衣新苔,新巢封古树。历览情无极,咫尺轮光暮。——唐代·李世民《山阁晚秋》

山阁晚秋

唐代:李世民

山亭秋色满,岩牖凉风度。疏兰尚染烟,残菊犹承露。古石衣新苔,新巢封古树。历览情无极,咫尺轮光暮。8

离筵诉酒

唐代:韦庄

韦庄(约836年─910年),字端己,杜陵(今中国陕西省西安市附近)人,诗人韦应物的四代孙,唐朝花间派词人,词风清丽,有《浣花词》流传。曾任前蜀宰相,谥文靖。

韦庄

乐备金石,礼光尊俎。大享爰终,洪休是举。雨零感节,云飞应序。缨绂载辞,皇灵具举。——唐代·佚名《郊庙歌辞。祭方丘乐章。顺和》

郊庙歌辞。祭方丘乐章。顺和

既洁酒醴,聿陈熟腥。肃将震念,昭格储灵。展矣礼典,薰然德馨。愔愔管磬,亦具是听。——唐代·李逢吉《郊庙歌辞。享惠昭太子庙乐章。迎俎酌献》

郊庙歌辞。享惠昭太子庙乐章。迎俎酌献

山亭秋色满,岩牖凉风度。疏兰尚染烟,残菊犹承露。古石衣新苔,新巢封古树。历览情无极,咫尺轮光暮。——唐代·李世民《山阁晚秋》

山阁晚秋

唐代:李世民

山亭秋色满,岩牖凉风度。疏兰尚染烟,残菊犹承露。古石衣新苔,新巢封古树。历览情无极,咫尺轮光暮。8

岁暮怀人诗七首 其七

唐代:张鸿

连州桂阳人。哀帝天祐二年登进士第。因见唐将亡,遂归乡隐居不仕。晚年时,曾及识诗人孟宾于,约活至五代中期。能诗。

张鸿

诗词歌赋,山亭秋色满,岩牖凉风度。疏兰尚染烟,残菊犹承露。古石衣新苔,新巢封古树。历览情无极,咫尺轮光暮。——唐代·李世民《山阁晚秋》

山阁晚秋

喧喧金石容既缺,肃肃羽驾就行列。缑山遗响昔所闻,庙庭进旅今攸设。——唐代·孟简《郊庙歌辞。享惠昭太子庙乐章。送文舞出迎武舞入》

郊庙歌辞。享惠昭太子庙乐章。送文舞出迎武舞入

万国以贞光上嗣,三善茂德表重轮。视膳寝门尊要道,高辟崇贤引正人。——唐代·佚名《郊庙歌辞。释奠文宣王乐章。承和》

郊庙歌辞。释奠文宣王乐章。承和

唐代:佚名

万国以贞光上嗣,三善茂德表重轮。视膳寝门尊要道,高辟崇贤引正人。1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罗隐古诗,岁暮怀人诗七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