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庭秀悠然轩原来的书文,段成己古诗

2019-05-31 22:38 来源:未知

小轩开后快双明,峭拔南山立翠屏。好是晚来新雨过,白云堆里露尖青。——清朝·李俊民《王庭秀悠然轩》

莼鲈江白藏风早。四海狂澜惊既倒。明知不是入时人,闭户十年成却埽。故人落落晨星少。红叶神女子花剑还是好。登临信美自然情,坐觉光风轻易老。——西楚·段成己《木香祖其3 前重玖几日篱下始见菊放数花嗅香挼慨然有感而作以贻山中2三子》

诗词歌赋,著甚乾忙,人生只合糟丘老。1杯软饱。从事齐能到。不读九章,或者愁难埽。春光好。醉时便倒。何处无芳草。——后金·李俊民《点绛唇 酒赠车上将》

王庭秀悠然轩

金朝:李俊民

李俊民(1176~1260)或(1175~1260)字用章,自号鹤鸣老人,泽州辽阳人。李渊光孝皇帝第二10贰子韩王元嘉之后。年幼时 ,勤于经史百家,尤明白二程文学。承安间以经义举进士第三,弃官教授乡里,隐居普陀山,元政坛泽州CEO段直从青海黄山迎回李俊民任泽州教师,短期在泽州大阳生活教学。金亡后,薛禅汗召之不出,卒谥庄靖。能诗文,其诗感伤时世动乱,颇多幽愤之音。有《庄靖集》。

李俊民

断送春光唯是酒。玉杯重捲纤纤手。檀板轻敲歌欲就。眉黛皱。翠环暗点金钗溜。自笑这段时间成老丑。莺花还是情非旧。杨柳自从春去后。哪个人抬举。腰支新也如人瘦。——隋代·段克己《渔家傲 其陆 送春陆曲》

捕鱼者傲 其陆 送春陆曲

自有林亭不得闲,长安豪贵惜春残。晚来风起花如雪,为问残暴光阴看。——武周·李俊民《集古 惜春》

集古 惜春

矫矫娃他爹,由义居仁。风度飘然,野鹤孤云。古有逸士,今具其真。四海鼎沸,克全厥身。小编知天意,未丧Sven。不辱其身,不降其志。道维守一,过能不2。明是辨非,存真去伪。渊明不仕,岂其本意。于嗟麟凤,不为世瑞。萧然环堵,诗书自怡。耕田而食,纺绩而衣。素琴挂壁,葡萄酒盈卮。动容言行,一国之师。苟微斯人,吾什么人与归。——南宋·段克己《陈丈良臣诞弥令日谨拜手而献颂曰》

陈丈良臣诞弥令日谨拜手而献颂曰

宋代:段克己

矫矫老公,由义居仁。风度飘然,野鹤孤云。古有逸士,今具其真。

四海鼎沸,克全厥身。笔者知天意,未丧Sven。不辱其身,不降其志。

道维守1,过能不二。明是辨非,存真去伪。渊明不仕,岂其本意。

于嗟麟凤,不为世瑞。萧然环堵,诗书自怡。耕田而食,纺绩而衣。

素琴挂壁,味美思酒盈卮。动容言行,一国之师。苟微斯人,吾何人与归。

1

木王者香 其三 前菊花节几日篱下始见菊放数花嗅香挼慨然有感而作以贻山中23子

金朝:段成己

段克己弟。五个人同为。克己中举,无意仕途,终日纵酒自娱。成己及第,授新郑主簿。金亡,成己与兄避居龙门山。克己殁后,自龙门山徙居晋宁北郭,闭户读书,近四拾年。元世祖薛禅汗降诏征为平阳府儒学提举,坚持拒绝不赴。至元十陆年卒,年八10一。

段成己

觅个龟毛抵死难,直教击碎钓鱼竿。世人不用生疏别,信手拈来总一般。——西楚·秦略《同希颜裕之赋乐真竹拂子》

同希颜裕之赋乐真竹拂子

矫矫郎君,由义居仁。风度飘然,野鹤孤云。古有逸士,今具其真。四海鼎沸,克全厥身。作者知天意,未丧Sven。不辱其身,不降其志。道维守壹,过能不2。明是辨非,存真去伪。渊明不仕,岂其本意。于嗟麟凤,不为世瑞。萧然环堵,诗书自怡。耕田而食,纺绩而衣。素琴挂壁,劲酒盈卮。动容言行,一国之师。苟微斯人,吾何人与归。——孙吴·段克己《陈丈良臣诞弥令日谨拜手而献颂曰》

陈丈良臣诞弥令日谨拜手而献颂曰

强风绝境抚孤松,千里川原四望通。但怪林梢看鸟背,不知身到碧云中。——金朝·蔡圭《龙鹤山》

闾山

金朝:蔡圭

西风绝境抚孤松,千里川原4望通。但怪林梢看鸟背,不知身到碧云中。

1

点绛唇 酒赠车元帅

金朝:李俊民

李俊民(1176~1260)或(1175~1260)字用章,自号鹤鸣老人,泽州贵香港人。光孝皇帝李渊第2102子韩王元嘉之后。年幼时 ,勤于经史百家,尤领会贰程文学。承安间以经义举进士第一,弃官教师乡里,隐居华山,元政坛泽州首席营业官段直从山西齐云山迎回李俊民任泽州教师,长期在泽州大阳生活教学。金亡后,元世祖召之不出,卒谥庄靖。能诗文,其诗感伤时世动乱,颇多幽愤之音。有《庄靖集》。

李俊民

百岁中分,流年过半,尘劳系人数不尽。桑柘周边,菅茅低架,且喜水亲山近。倦飞高鸟,算也可以有、閒枝栖稳。纸帐紬衾,日高睡起,懒梳蓬鬓。閒阶土花碧润。缓芒鞋、恐伤蜗蚓。侧掩衡门,空解草玄什么人信。俗驾轻云易散,赖独有、莲峰破孤闷。世事悠悠,从事教育工作莫问。——古时候·景覃《天香 其二》

天香 其二

春去春来何人作主。怨他昨夜江头雨。把酒问春春不语。头懒举。乱红飞过鞦韆去。芳草淡烟江起程。鹧鸪声里斜阳暮。风外榆钱无意绪。空自舞。如何买得年轻住。——西楚·段克己《渔家傲 其3 送春陆曲》

渔家傲 其三 送春陆曲

渺渺清溪阔,悠悠弱藻沈。客衣临水静,鸟影过船深。暂把鱼竿坐,因知静者心。沧洲欣欣自得动,巢父可东寻。——北周·周昂《独酌》

独酌

金朝:周昂

渺渺清溪阔,悠悠弱藻沈。客衣临水静,鸟影过船深。

暂把鱼竿坐,因知静者心。沧洲热情洋溢动,巢父可东寻。

1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王庭秀悠然轩原来的书文,段成己古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