碧山乐府,烛影摇红原文

2019-05-17 17:31 来源:未知

帘阁对春酒,落花方有赊。萧萧桃月雨,寂寂子云居。香草怀人夜,青春解佩初。国风终古意,应自惜璠玙。——北齐·潘慎生《怀方存之》

烛影摇红,玉钗人在珠帘下。贰年湘管学书成,唐韵亲教写。早是温中降反败为胜罢。倚栏杆、衣服清淡。旋安茶铫,更拂琴塼,竹阴闲话。烛影摇红,寂寞无过今宵也。照人新月到临安,双泪明珠泻。无复弹棋打马。空相对、屏风昉画。依前几格,同样炉烟,可怜遥夜。——西魏·樊增祥《烛影摇红》

内容出自互连网:

怀方存之

清代:潘慎生

潘慎生,字子慎,鹓产籍怀宁人。举人。有《徵息斋遗诗》。

潘慎生

道长须眉尊,清勤拥书读。朅来弄湘月,宦海谢驰逐。与世忘嚣尘,濂溪问高躅。自种白菖蒲花,仙根已盈掬。——西晋·潭溥《赠何子贞太尉》

赠何子贞太傅

前后捕鱼人住海边,乌棒捕得庆盈船。正头肥美回头劣,入市人人问价格。——明清·卢德嘉《凤山竹子枝词 其7》

凤山竺枝词 其七

纤云捲尽星河淡,疏萤乍飞幽径。树杪筛风,萝梢挂月,山气经秋先冷。流光不定。看点点吹来,槐烟破暝。10载离乡,旧游回首漫重省。新凉初散馀暑,瑶阶曾见处,梧坠金井。罗扇轻挥,珠帘巧入,浴后画栏同凭。添辉弄影。想静映琴书,自生吟兴。此夕天涯,照人清漏永。——元代·谈印梅《齐天乐 见萤火寄碧梧姊》

齐天乐 见萤火寄碧梧姊

清代:谈印梅

纤云捲尽星河淡,疏萤乍飞幽径。树杪筛风,萝梢挂月,山气经秋先冷。

时刻不定。看点点吹来,槐烟破暝。十载离乡,旧游回首漫重省。

新凉初散馀暑,瑶阶曾见处,梧坠金井。罗扇轻挥,珠帘巧入,浴后画栏同凭。

添辉弄影。想静映琴书,自生吟兴。此夕天涯,照人清漏永。

1

烛影摇红

清代:樊增祥

樊增祥(1八46—一9三二)汉朝老总、文学家。原名樊嘉、又名樊增,字嘉父,别字樊山,号云门,晚号天琴老人,西藏省恩施市6角亭西正街梓潼巷人。光绪进士,历任晋中知县、海南布政使、护理两江总督。甲辰革命发生,避居沪上。袁慰廷执政时,官参与政务治高校参与政务。曾师事张孝达、李慈铭,为同光派的显要作家,诗作艳俗,有“樊美丽的女孩子”之称,又擅骈文,死后遗诗30000余首,并著有上百万言的诗作,是笔者国近代法学史上一人不得多得的高产作家。著有《樊山全集》。

樊增祥

元夜灯火千门夜,殊方又还中度。帖写新乡,歌裁如意,聊遣新春情绪。高堂宴处,记银烛金炉,瑞烟成雾。斗叶催花,漏分犹试太平鼓。乡园重值此节,别来有一点点事,三径非故。旧日帘栊,今宵月色,知映何人眉妩。天涯荆树。料忆远凭栏,两次凝伫。为报平安,好风传尺素。——金朝·谈印梅《齐天乐 己丑元宵寄姊》

齐天乐 甲午上元寄姊

每过桐江语客星,其中歧路慎伶仃。鲁仲连才亦纵横术,颜斶言如长短经。未识乾坤真荡荡,徒耽泉石总冥冥。后来岩谷栖神辈,半类枯禅木石龄。——北周·潘咨《独游 其3》

独游 其三

纤云捲尽星河淡,疏萤乍飞幽径。树杪筛风,萝梢挂月,山气经秋先冷。流光不定。看点点吹来,槐烟破暝。拾载离乡,旧游回首漫重省。新凉初散馀暑,瑶阶曾见处,梧坠金井。罗扇轻挥,珠帘巧入,浴后画栏同凭。添辉弄影。想静映琴书,自生吟兴。此夕天涯,照人清漏永。——北宋·谈印梅《齐天乐 见萤火寄碧梧姊》

齐天乐 见萤火寄碧梧姊

清代:谈印梅

纤云捲尽星河淡,疏萤乍飞幽径。树杪筛风,萝梢挂月,山气经秋先冷。

时光不定。看点点吹来,槐烟破暝。10载离乡,旧游回首漫重省。

新凉初散馀暑,瑶阶曾见处,梧坠金井。罗扇轻挥,珠帘巧入,浴后画栏同凭。

添辉弄影。想静映琴书,自生吟兴。此夕天涯,照人清漏永。

1

        王沂孙,生卒年不详,字圣与,又字咏道,号碧山,又号中仙,因家住玉笥山,故又号玉笥山人,古时候会稽(今辽宁常州)人,大概生活在1230年至129一年之内,曾任庆元路(路治今哈尔滨鄞州)学正。

图片 1

王沂孙工词,风格相近周邦彦,含蓄深婉,如《花犯·苔梅》之类。其清峭处,又颇似姜夔,张炎说他“琢语峭拔,有(姜)白石意度”。尤以咏物为工,如《齐天乐·蝉》、《水龙吟·白莲》等,皆善于体会物象以寄托感慨。其词章法缜密,在宋末格律派词人中是一人有分明情势天性的词家,与精心、张炎、蒋捷并称“宋末词坛4我们”。

词集《碧山乐府》,一称《花外集》,收词60余首。主要词作者有《天香·龙涎香》、《齐天乐·蝉》、《高阳台·和周草窗寄越南中国诸友韵》、《眉妩·新月》、《长亭怨慢·重过中庵故园》、《法曲献仙音·聚景亭梅次草窗韵》等

王沂孙现成的词虽唯有64首,但完结很大,后人评说相当高,特别是清中叶之后的南昌词派,更是对其推崇备至。如陈廷焯《白雨斋词话》评云:“碧山词观其总体,固自高绝,即于一字一板间求之,亦概莫能外工雅。”又云:“词法之密,无过清真(周邦彦)。词格之高,无过白石(姜夔)。词味之厚,无过碧山(王沂孙)。词坛3绝也!”(在王沂孙6四首词作者中,咏物词就有30多首,这一个词作以凄冷凝重的情绪、思笔双绝的本事以及幽约悱恻的风格,代表了碧山词的万丈成就,《白雨斋词话》对碧山词的研商也多是就其咏物词而发[2]。)周济《介存斋论词杂着》云:“中仙最多故国之感,故着力不多,天分高绝,所谓意能尊体也。”又在《宋四家词选目录叙论》云:“咏物最争托意,隶事处以意贯串,深化无痕,碧山胜场也。”他在《宋四家词选》中不但将王沂孙与周邦彦、辛忠敏、吴文英并名列武周诗人之冠,而且又倡为“问涂碧山”之说。望文生义地讲,王沂孙词的章程手艺确实对比高明,将咏物词的显示方法推向了一大步,但词境狭窄,词旨隐晦,那也是一大缺点。至于情调消沉,情思缺少深度和力度,则是与他同期同派诗人的短处。

天香(龙涎香)

  孤峤蟠烟,层涛蜕月,骊宫夜采铅水。汛远槎风,梦深薇露,化作断魂心字。红瓷候火,还乍识、冰环玉指。一缕萦帘翠影,依稀海天云气。

  几遍殢娇半醉。翦春灯、夜寒花碎。更加好故溪飞雪,小窗深闭。荀令近期顿老,总忘却、尊前旧风味。谩惜余熏,空篝素被。

花犯(苔梅)

  古婵娟,苍鬟素靥,盈盈瞰流水。断魂10里。叹绀缕飘零,难系离思。故山岁晚哪个人堪寄。琅玕聊自倚。谩记小编、绿蓑冲雪,孤舟寒浪里。

  三花两蕊破蒙茸,依依似有恨,明珠轻委。云卧稳,蓝衣正、护春憔悴。罗浮梦、半蟾挂晓,幺凤冷、山中人乍起。又唤取、玉奴归去,余香空翠被。

露华(碧桃)

  绀葩乍坼。笑烂漫娇红,不是春色。换了素妆,重把青螺轻拂。旧歌共渡烟江,却占玉奴标格。风霜峭、瑶台种时,付与仙骨。

  闲门昼掩悽恻。似淡月鬼客,重化清魄。尚带唾痕香凝,怎忍攀摘。深黑渐满溪阴,蔌蔌粉云飞出。芳艳冷、刘郎未应认知。

南浦(春水)

  柳下碧粼粼,认曲尘乍生,色嫩如染。清溜满银塘,东风细、参差穀纹初遍。别君南浦,翠眉曾照波痕浅。再来涨绿迷旧处,添却残红几片。

  山葫芦过雨新痕,正拍拍轻鸥,翩翩小燕。帘影蘸楼阴,芳流去、应有泪珠千点。沧浪1舸,断魂重唱蘋花怨。采香幽径鸳鸯睡,什么人道湔裙人远。

南浦(前题)

  柳外碧连天,漾翠纹渐平、低蘸云影。应是雪初消,巴山路、蛾眉乍窥清镜。绿痕无际,几番漂荡江南恨。弄波素袜知甚处,空把落红流尽。

  曾几何时橘里莼乡,泛一舸翩翩,东风归兴。孤梦绕沧浪,蘋花岸、漠漠雨昏烟暝。连筒接缕,故溪深掩柴门静。只愁双燕衔芳去,拂破蓝光千顷。

声声慢(催雪)

  风声从臾,云意讨论,连朝滕陆迟疑。茸帽貂裘,兔园准拟吟诗。红炉旋添兽炭,办金船、羔酒镕脂。问翦水,恁手艺犹未,还待哪一天。

  休被春梅争白,好夸奇斗巧,早遍琼枝。彩索金铃,佳人等塑狮儿。怕寒绣帏慵起,梦梨云、说与春知。莫误了,约王猷、船过剡溪。

高阳台(纸被)

  霜楮刳皮,冰花擘茧,满腔絮湿湘帘。抱瓮技艺,何须待吐吴蚕。水香玉色难裁翦,更绣针、茸线休拈。伴春梅、暗卷春风,斗帐孤眠。

  篝熏鹊锦熊氈。任粉融脂涴,犹怯痴寒。小编睡方浓,笑他欠此清缘。揉来软塌塌烘烘暖,尽何妨、挟纩装绵。酒魂醒、半榻梨云,起坐诗禅。

疏影(咏梅影)

  琼妃卧月,任素裳瘦损,罗带重结。石径春寒,碧藓参差,相思曾步芳屟。离魂分破东风恨,又梦入、水孤云阔。算近期,也厌娉婷,带了1痕残雪。

  犹记冰奁半掩,冷枝画未就,归棹轻折。几度迟暮,忽到窗前,重想故人初别。苍虬欲卷涟漪去,慢蜕却、连环香骨。早又是,翠荫蒙茸,不似一枝清绝。

露华

  晚寒伫立,记铅轻黛浅,初认冰魂。绀罗衬玉,犹凝茸唾香痕。净洗妒春颜色,胜小红、临水湔裙。烟渡远,应怜旧曲,换叶移根。

  山中二零一八年人到,怪月悄风轻,闲掩重门。琼肌瘦损,那堪燕子黄昏。几片故溪浮玉,似夜归、深雪前村。芳梦冷,双禽误宿粉云。

无闷(雪意)

  阴积龙荒,寒度雁门,西南高楼独倚。怅短景无多,乱山那样。欲唤飞琼起舞,怕搅碎、纷纭银河水。冻云一片,藏花护玉,未教轻坠。

  清致,悄无似。有照水一枝,已搀春意。误几度凭阑,莫愁凝睇。应是梨花梦好,未肯放、东风来人世。待翠管、吹破苍茫,看取玉壶天地。

眉妩(新月)

  渐新痕悬柳,淡彩穿花,依约破初暝。便有团圆意,深深拜,相逢哪个人在香径。画眉未稳,料素娥、犹带离恨。最堪爱、一曲银钩小,宝帘挂秋冷。

  千古盈利和亏折休问。叹谩磨玉斧,难补金镜。太液池犹在,凄凉处、什么人重赋清景。故山夜永,试待他、窥户放正。看云外山河,还老尽金桂影。

水龙吟(牡丹)

  晓寒慵揭珠帘,富贵花院落花开未?玉阑干畔,柳丝1把,清劲风半倚。国色微酣,天香乍染,扶春不起。自真妃舞罢,谪仙赋后,繁华梦,如流水。

  池馆家园芳事,记当时、买栽无地。争如一朵,幽人独对,水边竹际,把酒花前,剩拚醉了,醒来还醉。怕洛中、春色匆匆,又入熊黛林声里。

水龙吟(海棠)

  世间无此娉婷,翠钱未破东风睡。将开半敛,似红还白,馀花怎比。偏占年华,禁止吸烟才过,夹衣初试。叹黄州一梦,燕宫绝笔,无人解,看花意。

  犹记花阴同醉,小阑干、月高人起。千枝媚色,壹庭芳景,清寒似水。银烛延娇,绿房留艳,夜深花底。怕梁国、小雨濛濛,便化作燕支泪。

水龙吟(落叶)

  晓霜初著青林,望中故国凄凉早。萧萧渐积,纷繁犹坠,门荒径悄。渭水风生,洞庭波起,几番秋杪。想重涯半没,千峰尽出,山中路、无人到。

  前度题红杳杳,溯宫沟、暗流空绕。啼螀未歇,飞鸿欲过,此时怀抱。乱影翻窗,碎声敲砌,愁人多少。望作者庐甚处,只应今夜,满庭什么人扫?

水龙吟(白莲)

  淡妆不扫蛾眉,为何人伫立羞明镜。真妃解语,西施净洗,娉婷顾影。薄露初匀,一干二净,移根玉井。想飘然一叶,飕飕短发,中流卧,浮烟艇。

  可惜瑶台路迥,抱凄凉、月底难认。相逢照旧,冰壶浴罢,牙床酒醒。步袜空留,舞裳微褪,粉残香冷。望海山依约,时时梦想,素波千顷。

水龙吟(前题)

  翠云遥拥环妃,夜深按彻《霓裳》舞。铅华净洗,涓涓出浴,盈盈解语。太液荒寒,海山依约,断魂何许。甚凡间别有,冰肌雪艳,娇无奈,频相顾。

  三十6陂烟雨,旧凄凉、向什么人堪诉。近来谩说,仙姿自洁,芳心更加苦。罗袜初停,玉珰还解,早凌波去。试乘风一叶,重来月中,与修花谱。

绮罗香(秋思)

  屋角疏星,庭阴暗水,犹记藏鸦新树。试折鬼客,行入小阑深处。听粉片、簌簌飘阶,有人在、夜窗无语。料近来、门掩孤灯,画屏尘满断肠句。

  佳期浑似流水,还见梧桐几叶,轻敲朱户。一片秋声,应做两边愁绪。江路远、归雁无凭,写绣笺、倩何人将去。谩无聊、犹掩芳樽,醉听清晨雨。

绮罗香(红叶)

  玉杵馀丹,金刀剩彩,重染吴江孤树。几点朱铅,几度怨啼秋暮。惊旧梦、绿鬓轻凋,诉新恨、绛唇微注。最堪怜、同拂新霜,绣蓉一镜晚妆妒。

  千林摇落渐少,何事西风老色,争妍如许。八月残花,空误小车山路。重认取,流水荒沟,怕犹有、寄情芳语。但凄凉、秋苑斜阳,冷枝留醉舞。

绮罗香(前题)

  夜滴研朱,晨妆试酒,寒树偷分春艳。赋冷吴江,一片试霜犹浅。惊汉殿、绛点初凝,认隋苑、彩枝重翦。问仙丹、炼熟何迟,少年色换已秋晚。

  疏枝频撼暮雨,消得西风几度,舞衣吹断。绿水荒沟,终是赋相恋的人远。空一似、零落桃花,又普通、误他刘阮。且留取,闲写幽情,石阑3肆片。

齐天乐(萤)

  碧痕初化池塘草,荧荧野光相趁。扇薄星流,盘明露滴,零落秋原飞磷。炼裳暗近。记穿柳生凉,度荷分暝。误作者残编,翠囊空叹梦无准。

  楼阴时过数点,倚阑人未睡,曾赋幽恨。汉苑飘苔,秦陵坠叶,千古凄凉不尽。什么人为省。但隔水馀晖,傍林残影。已觉萧疏,更堪秋夜永。

齐天乐(蝉)

绿槐千树西窗悄,厌厌昼眠惊起。饮露身轻,吟风翅薄,半翦冰笺哪个人寄。凄凉倦耳,漫重拂琴丝,怕寻冠珥。短梦深宫,向人犹自诉憔悴。

  残虹收尽过雨,晚来频断续,都是秋意。病叶难留,纤柯易老,空忆斜阳遇到。窗明亮的月碎,甚已绝余音,尚遗枯蜕。鬓影参差,断魂青镜里。

齐天乐(前题)

一襟馀恨宫魂断,年年翠阴庭树。乍咽凉柯, 还移暗叶,重把离愁深诉。西窗过雨。怪瑶珮流空,玉筝调柱。镜暗妆残,为什么人娇鬓尚如许。

  铜仙铅泪似洗,叹携盘去远,难贮零露。病翼惊秋,枯形阅世,消得斜阳往往。余音更加苦。甚独抱清高,顿成凄楚。谩想薰风,柳丝千万缕。

齐天乐(赠秋崖道人西归)

  冷烟残水山阴道,家家拥门黄叶。故里鱼肥,初寒雁落,孤艇将归时节。江南恨切,问还与何人,共歌新阕?换尽秋芳,想渠西施更愁绝。

  当时极端有趣的事,叹繁华似梦,最近休说。短褐临流,幽怀倚石,山色重逢都别。江云冻结。算只有红绿梅,尚堪攀折。寄取相思,一枝和夜雪。

齐天乐(四明别友)

  10洲3岛曾行处,离情几番凄惋。坠叶重题,枯条旧折,萧飒那逢秋半。登临顿懒,更葵箑难留,苎衣将换。试语孤怀,岂无人与共幽怨。

  迟迟终是也别,算何如趁取,凉生江满。挂月催程,收风借泊,休忆征帆已远。山阴路畔。纵鸣壁犹蛩,过楼初雁。政恐菊花,笑人归较晚。

一萼红(石屋探梅)

  思飘飘。拥仙姝独步,明亮的月照苍翘。花候犹迟,庭阴不扫,门掩山意萧条。抱芳恨、佳人分薄,似未许、芳魄化春娇。雨涩风悭,雾轻波细,湘梦迢迢。

  什么人伴碧樽雕俎,笑琼肌皎皎,绿鬓萧萧。青凤啼空,玉龙舞夜,遥睇河叹光摇。未须赋、疏香淡影,且同倚、枯藓听吹箫。听久馀音欲绝,寒透鲛绡。

1萼红(甲午春赤城山中题花光卷)

  玉婵娟。甚春馀雪尽,犹未跨青鸾。疏萼无香,柔条独秀,应恨流落尘寰。记曾照、黄昏淡月,渐瘦影、移上小阑干。一点清魂,半枝空色,芳意班班。

  重省嫩寒清晓,过断桥流水,问信孤山。冰粟微销,尘衣不浣,相见还误轻攀。未须讶、东北倦客,掩铅泪、看了又重看。故国吴天树老,雨过风残。

一萼红(红梅)

  占芳菲。趁东风妩媚,重拂淡燕支。青凤衔丹,琼奴试酒,惊换玉质冰姿。甚春色、江南太早,有人怪、和雪杏花飞。藓佩萧疏,茜裙零乱,山意霏霏。

  空惹别愁无数,照比斯开湾影,冷月枯枝。吴艳离魂,蜀妖浥泪,孤负多少心期。岁寒事、无人共省,破丹雾、应有鹤归时。可惜鲛绡碎翦,不寄相思。

一萼红(前题)

  翦丹云。怕江皋路冷,千叠护清芬。弹泪绡单,凝妆枕重,惊认消瘦冰魂。为何人趁、东风换色,任绛雪、飞满绿罗裙。吴苑双身,蜀城高髻,忽到柴门。

  欲寄故人千里,恨燕支太薄,寂寞春痕。玉管难留,金樽易注,几度残醉纷繁。谩重记、罗浮梦觉,步芳影、如宿杏花村。一树珊瑚淡月,独照黄昏。

1萼红(元春怀旧)

  小庭深。有苍苔老树,风物似山林。侵户清寒,捎池急雨,时听飞过啼禽。扫荒径、残梅似雪,甚过了、人日更加的多阴。压酒人家,试灯天气,相次登临。

  犹记旧游亭馆,正垂杨引缕,嫩草抽簪。罗带同心,泥金半臂,花畔低唱轻斟。又争信、风骚1别,念前事、空惹恨沈沈。野服山筇醉赏,不似近些日子。

解连环(橄榄)

  万珠悬碧,想炎荒树密,□□□□。恨绛娣、先整吴帆,政鬟翠逞娇,故林难别。岁晚相逢,荐白榄、独夸冰颊。点红盐乱落,最是夜寒,酒醒时节。

  霜槎猬芒冰裂,把孤花细嚼,时咽芳冽。断味惜、回涩馀甘,似重省家山,旧游风月。崖蜜重尝,到了输他清绝。更留人、绀丸半颗,素瓯泛雪。

3姝媚(次周公谨故京拜别韵)

  兰缸花半绽。正西窗凄凄,断萤新雁。别久逢稀,谩相看、华发共成销黯。总是飘零,更休赋、鬼客秋苑。何况近日,离思难禁,俊才都减。

  今夜山高江浅。又月落帆空,酒醒人远。彩袖乌纱,解愁人、唯有断歌幽婉。1信东风,再约看、红腮青睐。只恐扁舟西去,蘋花弄晚。

三姝媚(樱桃)

  红缨悬翠葆。渐金铃枝深,瑶阶花少。万颗燕支,赠旧情、争奈弄珠人老。扇底清歌,还记得、樊姬娇小。几度相思,赤豆都销,碧丝空袅。

  芳意荼蘼开早。正夜色瑛盘,素蟾低照。荐笋同时,叹故园、春事已无多了。赠满筠笼,偏暗触、天涯怀抱。谩想青衣初见,花阴梦好。

庆清朝(榴花)

  玉局歌残,金陵句绝,年年负却薰风。西邻嫣然,独怜入户飞红。前度绿阴载酒,枝头色比舞裙同。何须拟,蜡珠作蒂,缃彩成丛。

  什么人在旧家殿阁,自太真仙去,扫地春空。朱旛护取,近期应误花工。颠倒绛英满径,想无车马到山中。西风后,尚馀数点,还胜春浓。

庆宫春(水仙花)

  明玉擎金,纤罗飘带,为君起舞回雪。柔影参差,幽芳零乱,翠围腰瘦一捻。岁华相误,记前度、湘皋怨别。哀弦重听,都以惨不忍睹,未须弹彻。

  国香到此哪个人怜,烟冷沙昏,顿成愁绝。花恼难禁,酒销欲尽,门外冰澌初结。试招仙魄,怕今夜、瑶簪冻折。携盘独出,空想郑城,紫禁城落月。

高阳台

  残萼梅酸,新沟玉米黄,初晴节序暄妍。独立雕阑,哪个人怜枉度华年。朝朝准拟秋分近,料燕翎、须寄银笺。又争知、一字相思,不到吟边。

  双蛾不拂青鸾冷,任花阴寂寂,掩户闲眠。屡卜佳期,无凭却恨金钱。何人寄与国外信,趁东风、急整归船。纵飘零,满院杨花,犹是春前。

高阳台(陈君衡游未还,周公谨有怀人之赋,倚歌和之)

  驼褐轻装,狨鞯小队,冰河夜渡流澌。朔雪平沙,飞花乱拂蛾眉。琵琶已是凄凉调,更赋情、比不上立刻。想今天,人在龙庭,初劝金卮。

  一枝芳信应难寄,向山边水际,独抱相思。江雁孤回,天涯人自归迟。归来还是秦淮碧,问此愁、还有意外?对东风,空似垂杨,零乱千丝。

高阳台(和周草窗寄越南中国诸友韵)

  残雪庭阴,轻寒帘影,霏霏玉管春葭。小帖金泥,不知春在何人家。相思壹夜窗前梦,奈个人、水隔天遮。但可悲,满树幽香,满地横斜。

  江南当然离愁苦,况游骢古道,归雁平沙。怎得银笺,殷勤与说年华。方今到处生芳草,纵凭高、不见天涯。更消他、几度DongFeng,几度飞花。

扫花游(秋声)

  商飙乍发,渐淅淅初闻,萧萧还住。顿惊倦旅,背青灯吊影,起吟愁赋。断续无凭,试立荒庭听取。在什么样?但落叶满阶,唯有高树。

  迢递归梦阻。正积雪草难禁,病怀凄楚。故山院宇。想边鸿孤唳,砌蛩私语。数点相和,更著芭苴细雨。避无处,那闲愁、夜深尤苦。

扫花游(绿阴)

  小庭荫碧,遇骤雨疏风,剩红如扫。翠交径小,问攀条弄蕊,有哪个人重到?谩说青青,比似花时越来越好。怎知道。□1别汉南,遗恨多少。

  清昼人私行。任密护帘寒,暗淡迷蒙窗晓。旧盟误了。又新枝嫩子,总随春老。渐隔相思,极目长亭路杳。搅怀抱,听蒙茸、数声啼鸟。

扫花游(前题)

  卷帘翠湿,过几阵残寒,几番风云。问春住否?但匆匆暗里,换将花去。乱碧动人,总是江南旧村。谩凝伫,念昔日采香,今更何许?

  芳径携酒处。又荫得青青,嫩苔无数。故林晚步。想参差渐满,野塘山路。倦枕闲床,正好微曛院宇。送凄楚,怕凉声、又催秋暮。

扫花游(前题)

  满庭嫩碧,渐密叶迷窗,乱枝交路。断红甚处,但匆匆换得,翠痕无数。暗影沈沈,静锁清和院宇。试凝伫。怕某个旧香,犹在幽树。

  浓阴知几许。且拂簟清眠,引筇闲步。杜郎老去,算寻芳较晚,倦怀难赋。纵胜花时,到了愁风怨雨。短亭暮。谩青青、怎遮春去?

锁窗寒(春思)

  趁酒鬼客,催诗柳絮,1窗春怨。疏疏过雨,洗尽满阶芳片。数东风、二10四番,几番误了西园宴。认小帘朱户,不及飞去,旧巢双燕。

  曾见,双蛾浅。自别后多应,黛痕不展。扑蝶花阴,怕看题诗团扇。试凭他、流水寄情,溯红不到春更远。但无聊、病酒厌厌,夜月荼蘼院。

锁窗寒(春寒)

  料峭东风,廉纤细雨,落梅飞尽。单衣恻恻,再整金猊香烬。误千红、试妆较迟,故国不似小雪近。但满庭柳色,柔丝羞舞,铁锈色犹凝。

  芳景,还重省。向薄晓窥帘,嫩阴欹枕。桐花渐老,已做1番风信。又看看、绿遍千岛湖,早催塞北归雁影。等归时、为带将归,并带江南恨。

锁窗寒

  出谷莺迟,踏沙雁少,殢阴庭宇。东风似水,尚掩沈香双户。恁莓阶、雪痕乍铺,那回已趁飞梅去。奈柳边占得,壹庭新暝,又还留下。

  前度,西园路。记马夹冲突,斗娇眉妩。琼肌暗怯,醉立千红深处。问方今、山馆水村,共何人翠幄熏蕙炷?最难禁、向晚凄凉,化作鬼客雨。

应天长

  疏帘蝶粉,幽径燕泥,花间中雨初足。又是禁城晚春,轻舟泛晴渌。寻芳地,来去熟。尚就像、大堤南北。望杨柳、一片阴阴,摇动新绿。

  重访艳歌人,听取春声,犹是杜郎曲。荡漾2018年春色,深深月临花屋。东风曾共宿,记小刻、近窗新北。旧游远,沈醉归来,满院银烛。

八六子

  扫芳林,几番风雨,匆匆老尽春禽。渐薄润侵衣不断,嫩凉随扇初生。晚窗自吟。

  沈沈,幽径芳寻。晻霭苔香帘净,萧疏竹影庭深。谩淡却蛾眉,晨妆慵扫,宝钗虫散,绣屏鸾破,当时暗水和云泛酒,空山留月听琴。料近日,门前数重翠阴。

摸鱼儿

  洗芳林、夜来风雨,匆匆还送春去。方才送得春归了,那又送君南浦。君听取,怕此际、春归也过吴中路。君行四处,便快折湖边,千条翠柳,为作者系春住。

  春还住,休索吟春伴侣,残花今已尘土。姑苏台下烟波远,西施近期何许?能唤否?又大概、残春到了无凭据。烦君妙语,更为自个儿将春,连花带柳,写入翠笺句。

摸鱼儿(莼)

  玉帘寒、翠痕微断,浮空清影零碎。碧芽也抱春洲怨,双卷小缄芳字。还又似,系罗带、相思几点青钿缀。吴中遗闻。怅酪乳争奇,河鲈谩好,哪个人与共秋醉。

  江湖兴,昨夜强风又起,年年轻误归计。近些日子尽管归无准,却怕故人千里。何况是,正落日、垂虹怎赋登临意。沧浪梦之中。纵一舸重游,孤怀暗老,馀恨渺烟水。

声声慢

  啼螀门静,落叶阶深,秋声又入吾庐。一枕新凉,西窗晚雨疏疏。旧香旧色换却,但满川、残柳荒蒲。曹操墓远,任岁华苒苒,老尽相如。

  昨夜大风初起,想莼边呼棹,橘后思书。短景凄然,残歌空叩铜壶。当时欢送共约,雁归时、人赋归欤?雁归也,问人归、如雁也无?

声声慢

  高寒户牖,虚白尊罍,笼屉山尽入孤光。玉影如空,天葩暗落清香。毕生此兴不浅,记当年、独据胡床。怎知道,是岁华换却,随处堪伤。

  已是南楼曲断,纵疏花淡月,也只凄凉。冷雨斜风,何况独掩西窗。天涯故人总老,谩相思、永夜相望。断梦远,趁秋声、一片渡江。

声声慢

  迎门高髻,倚扇清吭,娉婷未数西州。浅拂朱铅,春风7月梢头。相逢靓妆俊语,有旧家、京洛风骚。断肠句,试重拈彩笔,与失去工作愁。

  犹记凌波欲去,问明珰罗袜,却为什么人留?枉梦相思,一回南浦行舟。莫辞玉尊起舞,怕重来、燕子空楼。谩痛苦,抱琵琶、闲过此秋。

补遗:

醉蓬莱(归故山)

  扫南加速踏板径,黄叶凋零,白云萧散。柳换枯阴,赋归来何晚。爽气霏霏,翠蛾眉妩,聊慰登临眼。故国如尘,故人如梦,登高还懒。

  数点寒英,为哪个人零落,楚魄难招,暮寒堪揽。步屧荒篱,什么人念幽芳远。一室秋灯,①庭秋雨,更一声秋雁。试引芳樽,不知消得,几多依黯?

法曲献仙音(聚景亭梅,次草窗韵)

  层绿峨峨,纤琼皎皎,倒压波痕清浅。过眼年华,迷人幽意,相逢几番春换。记唤酒,寻芳处,盈盈褪妆晚。

  已销黯。况凄凉、如今离思,应忘掉、明亮的月夜深归辇。荏苒黄春梅,恨东风、人似天远。纵有残花,洒征衣、铅泪都满。但殷勤折取,自遣一襟幽怨。

醉落魄

  小窗银烛。轻鬟半拥钗横玉。数声春调清真曲。拂拂朱帘,残影乱红扑。

  垂杨学画蛾眉绿,年年芳草迷金谷。方今休把佳期卜。1掬春情,斜月月临花屋。

长亭怨(重过中庵故园)

  泛孤艇、东皋过遍,尚记当日,绿阴门掩。屐齿莓阶,酒痕罗袖、事何限。欲寻前迹,空痛心、成秋苑。自约赏花人,别后总、相背而行。

  水远。怎知流水外,却是乱山尤远。天涯梦短,想忘了、绮疏雕槛。望不尽、苒苒斜阳,抚乔木、年华将晚。但数点红英,犹识西园横祸性。

西江月(为赵元父赋《雪梅图》)

     

  褪粉轻盈琼靥,护香重叠冰绡。数枝什么人带玉痕描,夜夜东风不归。

  溪上横斜影淡,梦里落莫魂销。峭寒未肯放春娇,素被独眠清晓。

踏莎行(题草窗词卷)

  白石飞仙,紫霞悽调,断歌人听知音少。几番幽梦欲回时,旧家池馆生青草。

  风月交游,山川怀抱,凭什么人说与春知道?空留离恨满江南,相思壹夜蘋花老。

淡黄柳

  辛酉冬,别周公谨丈于孤山中。次冬,游会稽,晤面3月。又次冬,公谨自剡还,执手聚别,且复别去。怅然于怀,敬赋此解 。

  花边短笛。初结孤山约,雨悄风轻寒漠漠。翠镜秦鬟钗别,同折幽芳怨摇落。

  素裳薄,重拈旧红萼。叹携手,转离索。料青禽、1梦春无几。后夜相思,素蟾低照,什么人扫花阴共酌?

望梅

  画阑人寂。喜轻盈照水,犯寒先坼。袅数枝、云缕鲛绡,露浅浅涂黄,汉宫娇额。翦玉裁冰,已占断、江南春色。恨风前素艳,雪里暗香,偶成抛掷。

  近期眼穿故国。待拈花嗅蕊,时话思忆。想陇头、依约飘零,甚千里芳心,杳无音信。粉怯珠愁,又只恐、吹残羌笛。正斜飞、半窗晓月,梦回陇驿。

金盏子

  雨叶吟蝉,露草流萤,岁华将晚。对静夜无眠,稀星散、时度绛河清浅。其处画角凄凉,引轻寒催燕。西楼外、斜月未沉,风急雁行吹断。

  此际怎消遣。要相遇、除非待梦里看到。盈盈洞房泪眼,看人似、冷落过秋纨扇。痛惜小院桐阴,空啼鸦零乱。厌厌地,终日为伊,香愁粉怨。

更漏子

  日衔山,山带雪,笛弄晚风残月。湘梦断,楚魂迷,金河秋雁飞。

  别离心,思忆泪,锦带已伤憔悴。蛩韵急,杵声寒,征衣不用宽。

锦堂春(七夕)

  桂嫩传香,榆高送影,轻罗小扇凉生。正鸳机梭静,凤渚桥成。穿线人来月首,曝衣花入风庭。看星残靥碎,露滴珠融,笑掩云扃。

  彩盘凝望仙子,但三星(Samsung)隐约,一水盈盈。暗想凭肩私语,鬓乱钗横。蛛网飘丝罥恨,玉签传点催明。算红尘待巧,似恁匆匆,有甚心理。

锦堂春(中秋)

  露掌秋深,花签漏永,那堪比夕新睛。正纤尘飞尽,万马齐喑。金镜开奁弄影,玉壶盛水侵稜。纵帘斜树隔,烛暗花残,不碍虚明。

  美眉凝恨歌黛,念经年间阻,只恐云生。早是宫鞋鸳小,翠鬓蝉轻。蟾润妆梅夜发,桂熏仙骨香清。看常娥此际,多情又似冷酷。

如梦令

  妾似春茧抽缕,君似筝弦移柱。无语结同心,满地落花飞絮。归去,归去,遥指乱云遮处。

青房并蒂莲

  醉凝眸,是楚天秋晓,湘岸云收。日光黄兰红,浅浅小汀洲。水旦香里鸳鸯浦,恨菱歌、惊起眠鸥。望去帆,一片孤光,棹声伊轧橹声柔。

  愁窥汴堤翠柳,曾舞送当时,锦缆龙舟。拥倾国、纤腰皓齿,笑倚迷楼。空令五湖夜月,也羞照三十陆宫秋。正朗吟、不觉回桡,金芙蕖枫树叶子两舒缓。

评价:

张炎《山中白云词·卷1·琐窗寒词序》:

碧山能文,工词,琢语峭拔,有白石意度。

王沂孙词新释辑评(高献红)

邓廷祯《双砚斋散文》:

王圣与工于体物,而不滞色香。[9]

王鹏运《花外集·跋》:

碧山词颉颃双白,揖让二窗,实为吴国之杰。[8]

谭献《谭评词辩》:

圣与精能以减轻出之。律以诗派,大历诸家,去开,宝未远,玉田(张炎)就是劲敌,但士气则碧山胜矣。[9]

张惠言《词选》:

碧山咏物诸篇,并有君国之忧,此喜君有上涨之志,而惜无贤臣也。[9]

陈廷焯《白雨斋词话》:

碧山词观其总体,固自高绝,即于一字一板间求之,亦概莫能外工雅。

西汉诗人,感时伤事,缠绵温厚者,无过碧山,次则白石(姜夔)。白石郁处不比碧山而清虚过之……词法之密,无过清真。词格之高,无过白石。词味之厚,无过碧山。词坛三绝也。白石词,雅矣正矣,沉郁顿挫矣。然以碧山同期比较,觉白石犹有未能免俗处。

扶贫《介存斋论词杂著》:

中仙最多故国之感,故着力不多,天分高绝,所谓意能尊体也。

扶贫《宋四家词选·序论》:

碧山胸次恬淡,故“黍离”、“麦秀”之感,只以唱叹出之,无千钧一发习气。词以思笔为入门阶陛。碧山思笔,可谓双绝,幽折处折桂白石。惟圭角太明朗,反复读之,有水至清则无鱼之恨。

咏物最争托意,隶事处以意贯串,深化无痕,碧山胜场也。

戈载《宋7家词选》:

予尝谓白石之词,史上从未有过,匪特无可食神,抑且无从入手,而能学之者则惟中仙。其词运意高远,吐韵妍和;其气清,故无沾滞之音;其笔超,故有宕往之趣;是真白石之入室弟子也。[8]

况周颐《香木丹馆词话》:

初学作词,最宜读碧山乐府,如书中欧阳信本(欧阳询),准绳规矩极佳。二晏如右军父亲和儿子,贺方回如李苏禄海,白石如虞伯施(虞世南)而隽上过之,公谨如褚遂良(褚登善),梦窗(吴文英)如鲁公,稼轩如诚悬(柳公权),玉田如赵吴兴。[10]

龙榆生《中华夏族民共和国韵文学和工学》:

集咏物词之大成,而能增加斯体之地位者,厥惟王沂孙氏。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碧山乐府,烛影摇红原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