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鉴赏,全文及赏析_柳中庸

2019-05-04 11:02 来源:未知

听筝

【听筝】

  平生简要介绍

柳中庸

柳中庸

  名淡,以字行,河东(今湖北永济)人。曾授洪府户曹,不就。和李端为诗友。今存诗仅十三首。

  抽弦促柱听秦筝, Infiniti秦人悲怨声。
  似逐春风知柳态, 如随啼鸟识花情。
  何人家独夜愁灯影? 何处空楼思月明?
  更入几重送别恨, 江南歧路宁德城。

抽弦促柱听秦筝,

  听筝

  筝是一种拨弦乐器,相传为秦人蒙将军所制,故又名“秦筝”。它发音凄苦,令人“感悲音而增叹,怆憔悴而怀愁”(汉侯瑾《筝赋》)。那首诗,写小说家听筝时的音乐感受,其布局和显示技艺,别具1格,别有风味。

最为秦人悲怨声。

  柳中庸

  首句“抽弦促柱听秦筝”,“抽弦促柱”点出弹筝的异常规动作。筝的圆锥形音箱面上,张弦十三根,每弦用一柱支撑,柱可左右运动以调整高低。弹奏时,以手指或鹿骨爪拨弄筝弦;缓拨叫“抽弦”,急拨叫“促柱”。那忽疾忽徐、时高时低的音乐声,就从那“抽弦促柱”变化玄妙的指高级飞出来,传入小说家之耳。小说家凝神地听着,听之于耳,会之于心。“听”是此诗的“题眼”,底下内容,均从“听”字而来。

似逐春风知柳态,

  抽弦促柱听秦筝,

  作家听筝最优良的感受是怎样?──“Infiniti秦人悲怨声”。作家由秦筝联想到秦人之声。据《秦州记》:“陇辽宁西百八10里,登山巅东望,秦川4伍百里,极目泯然。广西中国人民银行役升此而顾瞻者,莫不悲思。”那就是小说家所说的“秦人悲怨声”。诗人以此渲染他由听筝而滋生的感时伤别、Infiniti悲怨之情。上边围绕“悲怨”2字,作家对筝声张开了点不清加上的想象和明细地形容。

如随啼鸟识花情。

  Infiniti秦人悲怨声。

  “似逐春风知柳态,如随啼鸟识花情。”筝声象柳条拂着春风,絮絮话别;又象贺聪鸟绕着落花,啁啁啼血。小说家神奇地把弦上产生的乐音同自然界的风物融为壹体,立即使悲怨的乐声,转化为全世界瞩面生动的形象。那柳条摇荡、柳絮追逐、落英缤纷、杜鹃绕啼的阳节情景,就如呈现于我们的目前;春风、杨柳、花、鸟,情怀逼露,尤其渲染出一片伤春惜别之情。

什么人家独夜愁灯影?

  似逐春风知柳态,

  随着“抽弦促柱”之声的更换,又挑起作家越发奇怪的联想:“什么人家独夜愁灯影?何处空楼思月明?”上1联写大自然的风物,那一联则写人世的悲欢,更热诚摄人心魄。那消沉、幽咽的筝声,好似何人家的白发阿妈枯坐灯前,为游子不归而对影啜泣;又好似哪个人家的红颜少妇伫立楼头,为夫君远出而望月长叹。“独”、“空”两字,尤使画面显得卓殊凄清,增添了盼子思夫、离愁别恨的重量。“愁灯影”、“思月明”,含蓄蕴藉,绕梁之音:灯前别无别人,只见到本身的黑影,可知何等孤独,怎能不“愁”?楼头未有亲属,只见明亮的月高悬,可知何等空荡,怎能不“思”?那两处如果写作“愁灯下”、“思离人”,就索然无味了。那1联用暗喻,且用“哪个人家”、“何处”疑问句式,不仅仅显得与上1联有参差变化之美,而且更能鼓舞读者想象的翎翅,让各位按自身的生活经验,从镜头中去品味那筝声所构成的佳绩诱人的音乐形象。

哪里空楼思月明?

  如随啼鸟识花情。

  以上两联所结合的影象,痛快淋漓地勾画出筝声之“苦”,使人耳际就像频频传来各类惜别的悲怨之声。筝声“苦”,假诺听者也享有“苦”情,筝弦与心弦同声相应,那么就愈发感到苦。作家柳中庸正是怀着苦情听筝的。

更入几重送别恨,

  何人家独夜愁灯影?

  “更入几重送别恨,江南歧路宁德城。”意思是说,筝声本来就苦,更何况又掺入了本身的许多离别之恨,岂不特别引起对国外亲戚的思量!“江南歧路淮安城”,指南北隔断,两地相思。诗人的族侄、有名文学家柳柳州因涉足王叔文公司的政治改正,战败后,被贬窜南陲海涯。那末2句恐怕是有感而发吧!

江南歧路南阳城。

  何处空楼思月明?

  那首描写筝声的诗,着重点不在表现弹奏者卓越的本事,而是借筝声传达心声,抒发感时伤别之情。小说家张开联想,以最新、贴切的比喻,聚焦描写筝弦上所爆发的种种哀怨之声。诗中关键写“声”,却又不直接写“声”,未有用3个象声词。而是努力刻画种种自然产生“悲怨声”的影像,唤起读者的联想,使人见其形似闻其声,展现了“此时冷静胜有声”的法子功力。

【鉴赏】

  更入几重拜别恨,

筝是1种拨弦乐器,相传为秦人蒙将军所制,故又名“秦筝”。它发音凄苦,令人“感悲音而增叹,怆憔悴而怀愁”(汉侯瑾《筝赋》)。这首诗,写作家听筝时的音乐感受,筝发出的悲怨之声与人心头的分离之恨交映成趣,别有一番风味。

  江南歧路商丘城。

首句“抽弦促柱听秦筝碌”,“抽弦促柱”写出弹筝的奇特指法。筝的圆柱形音箱面上,张弦十叁根,每弦用壹柱支撑,柱可左右平移以调治音量,弹奏时,以手指或鹿骨爪拨弄筝弦:缓拨叫“抽弦”,急拨叫“促柱”。那疾徐相间,高低起伏的音乐声,从“抽弦促柱”变化玄妙的指高端飞出去,传入小说家之耳。

  柳中庸诗鉴赏

小说家凝神倾听,听之于耳,会之于心。“听”是那首诗的“题眼”,上边的源委,均从“听”字而来。

  筝是1种拨弦乐器,相传为秦人蒙将军所制,故又名“秦筝”。它发音凄苦,令人“感悲音而增叹,怆憔悴而怀愁”(汉侯瑾《筝赋》)。那首诗,写诗人听筝时的音乐感受,筝发出的悲怨之声与人心目的离别之恨交映成趣,别有一番风味。

“Infiniti秦人悲怨声”。作家由秦筝联想到秦人之声。据《秦州记》:“陇江苏西百八10里,登山巅东望,秦川45百里,极目泯然。山西中国人民银行役升此而顾瞻者,莫不悲思。”那正是作家所说的“秦人悲怨声”。小说家以此渲染他由听筝而引起的感时伤别之情。接下来围绕“悲怨”二字,小说家对筝声张开了密密麻麻添加的想象和细密的刻画。

  首句“抽弦促柱听秦筝碌”,“抽弦促柱”写出弹筝的超过常规规指法。筝的正方形音箱面上,张弦10叁根,每弦用1柱支撑,柱可左右移动以调整高低,弹奏时,以手指或鹿骨爪拨弄筝弦:缓拨叫“抽弦”,急拨叫“促柱”。那疾徐相间,高低起伏的音乐声,从“抽弦促柱”变化美妙的指高档飞出来,传入诗人之耳。

“似逐春风知柳态,如随啼鸟识花情。”筝声如柳条轻拂着春风,絮絮话别;又似刘雯鸟绕着落花,啾啾啼血。在此地,小说家巧妙地把筝声与宇宙的风光融为一体,霎时将悲怨的乐声,转化为活跃显著的形象。那柳条摇曳、柳絮纷飞、落英缤纷、吕燕绕啼的仲春情景,强烈地渲染出一片伤春惜别之情。

  小说家凝神倾听,听之于耳,会之于心。“听”是那首诗的“题眼”,下边包车型地铁剧情,均从“听”字而来。

乘胜“抽弦促柱”之声的变通,又引起作家尤其奇怪的联想:“何人家独夜愁灯影?何处空楼思月明?”

  “Infiniti秦人悲怨声”。小说家由秦筝联想到秦人之声。据《秦州记》:“陇山东西百八10里,登山巅东望,秦川四伍百里,极目泯然。湖北中国人民银行役升此而顾瞻者,莫不悲思。”那就是诗人所说的“秦人悲怨声”。作家以此渲染他由听筝而引起的感时伤别之情。接下来围绕“悲怨”二字,小说家对筝声张开了密密麻麻充足的设想和细心的写照。

上1联写大自然的风景,那1联则写人世的离合悲欢,由景入情,情景融入。那低落、幽咽的筝声,好像什么人家的白发老妈枯坐灯前,为游子不归而对影悲泣;又好似什么人家的红颜少妇伫立楼头,为先生远行而望月长叹。

  “似逐春风知柳态,如随啼鸟识花情。”筝声如柳条轻拂着春风,絮絮话别;又似孙菲菲鸟绕着落花,啾啾啼血。在那边,小说家美妙地把筝声与大自然的景色融为1体,立刻将悲怨的乐音,转化为活跃显明的印象。那柳条摇曳、柳絮纷飞、落英缤纷、秦舒培绕啼的春季情景,强烈地渲染出一片伤春惜别之情。

“独”、“空”两字,使画面突显煞是凄清,加强了盼子思夫、离愁别恨的空气。“愁灯影”、“思月明”,含蓄蕴藉,绕梁三日:灯前别无别人,只看到自身的影子,可知何等孤独,怎能不“愁”?楼头未有亲人,只见明亮的月高悬,可知何等空荡,怎能不“思”?“一愁”“1思”写尽了Infiniti幽怨。

  随着“抽弦促柱”之声的生成,又挑起小说家越发古怪的联想:“哪个人家独夜愁灯影?何处空楼思月明?”

如上两联所组成的印象,不可开交地勾勒出筝声之“苦”,使人耳际就像频频传来各样惜别的悲怨之·2二肆壹·《唐诗鉴赏大典》

  上1联写大自然的大帽山绿水,这一联则写人世的离合悲欢,由景入情,情景融入。那消沉、幽咽的筝声,好像哪个人家的白发老母枯坐灯前,为游子不归而对影悲泣;又好似何人家的红颜少妇伫立楼头,为老公远行而望月长叹。

声。筝声“苦”,要是听者也持有“苦”情,筝弦与心弦同声相应,那么就愈发认为切肤之痛。

  “独”、“空”两字,使画面体现煞是凄清,巩固了盼子思夫、离愁别恨的气氛。“愁灯影”、“思月明”,含蓄蕴藉,经久不息:灯前别无外人,只看到自己的影子,可知何等孤独,怎能不“愁”?楼头未有亲戚,只见月亮高悬,可知何等空荡,怎能不“思”?“1愁”“壹思”写尽了并世无两幽怨。

“更入几重送别恨,江南歧路荆州城。”意思是说,筝声本来就苦,更何况又掺入了自家的过多告辞之恨,岂不丰裕引起对远方亲属的挂念!“江南歧路鞍山城”,指南北远隔,两地相思。

  以上两联所组成的形象,痛快淋漓地形容出筝声之“苦”,使人耳际就好像频频传出种种惜其余悲怨之·2二四1·《宋词鉴赏大典》

这首描写筝声的诗,不重在彰显弹奏者卓越的本领,而是借筝声传递心声,抒发感时伤别之情。散文家展开联想,以一雨后玉兰片比喻集中描写筝弦上发出的种种幽怨之声。诗中要害写“声”,却又不直接写“声”,而是用自然景物化写“悲怨之声”,以引起读者的想像,使人见其形似闻其声,展现了“此时冷静胜有声”的法子魔力。

  声。筝声“苦”,假设听者也颇具“苦”情,筝弦与心弦同声相应,那么就愈发感觉优伤。

  “更入几重离别恨,江南歧路大庆城。”意思是说,筝声本来就苦,更何况又掺入了自身的许多告辞之恨,岂不12分引起对远方亲戚的怀想!“江南歧路湖州城”,指南北远远地离开,两地相思。

  那首描写筝声的诗,不重在表现弹奏者卓越的才干,而是借筝声传递心声,抒发感时伤别之情。散文家张开联想,以1密密麻麻比喻聚焦描写筝弦上发生的各种幽怨之声。诗中首要写“声”,却又不直接写“声”,而是用自然景物化写“悲怨之声”,以引起读者的设想,使人见其形似闻其声,呈现了“此时冷冷清清胜有声”的艺术魔力。

  征人怨

  柳中庸

  岁岁金河复玉关,

  朝朝马策与刀环。

  桐月白雪归青冢,

  万里多瑙河绕黑山。

  柳中庸诗鉴赏

  这是壹首广为流传的边塞诗。诗中写到的金河、青冢、黑山,均在今内蒙古自治区境内,唐时属单于都护府。因此能够测算,那首诗写的是八个边远征人的怨情。全诗围绕多少个“怨”字铺叙,一句壹景,表面上就如不随处属,实际上却联合在“征人”的影象中。

  前两句因时记事,意谓:三年伍载,奔波费力,往来边境城市;日复二日,跃马横刀,作战不休。“金河”,即辽河,在今内蒙古通辽市南。“玉关”,即江西玉门关。金河在东而玉门关在西,相距遥远,但都属边疆前线。“马策”,即马鞭。“刀环”,刀柄上的铜环。马策、刀环都以兵家物品,用来显示军队生活,很有标准性。很轻巧滋生对征戍之事的一多种联想。那两句“岁岁”、“朝朝”相对,“金河”、“玉关”,“马策”、“刀环”并举,又加以“复”字、“与”字,给人以单调勤奋、不尽无穷之感,怨情洗颈就戮从字里行间透出。

  句从“岁岁”提起“朝朝”,器重从无终止的时光中倾倒征人的怨苦无时不在。叁、四句则从征人目中所见的现象中描绘征人的怨苦无处不有。

  “青冢”是清代时王皓月的坟茔,在今兴安盟境内,当时被以为是隔开中原的一处极僻远荒凉的地点。有趣的事塞外草白,惟独昭君墓上草色发青,故称坟墓。时值春日,但在凛冽的海外却“春色未曾看”,所见者只有白雪落向青冢而已。萧杀那样,怎不让人凄绝?末句写边塞的山峦局势:滔滔密西西比河,绕过沉沉黑山,复又驰骋向前。那两句写景,似与诗题非亲非故,其实都以征人常见之景,常到之地,因此从白豆沙色冢、佛罗里达河黑山那两幅图景里,我们不仅仅看到征戍之地的缺乏与荒凉,也足以感受到征人转战跋涉的苦辛。诗固然从未一向写“怨”,但含有于在那之中的怨恨之情令人柔肠百结。

  那首诗题为“征人怨”,但通篇不着1个“怨”字。作家牢牢抓住发生怨情的由来,从岁月与上空双方面落笔,让“岁岁”、“朝朝”的入伍生涯与“淑节白雪”、“沧澜江”、“黑山”的当然现象去出现说法,从而接受“不着一字,尽得品红”的法子效果。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宋词鉴赏,全文及赏析_柳中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