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词鉴赏,在叙述方式上的特点

2019-05-04 11:02 来源:未知

6丑·正单衣试酒

  落花  

  周邦彦  

  正单衣试酒,怅客里、光气虚掷。愿春暂留,春归如过翼,一去无迹。为问花何在?夜来风雨,葬楚宫倾国。钗钿堕处遗香泽,乱点桃蹊,轻翻柳陌。多情为哪个人追惜?但蜂媒蝶使,时叩窗隔。东园岑寂,渐蒙笼暗碧。静蛘浯缘祝成叹息。长条故惹行客,似牵衣待话,别情无极。残英小、强簪巾帻。终不似1朵,钗头颤袅,向人欹侧。漂流处、莫趁潮汐。恐断红、尚有相思字,何由见得?

  那首词并非泛泛咏落花,而是表明对花落后的“追惜”之情,更是对自身“光阳虚掷”的“追惜”之情。词写得极有特点,与苏和仲(水龙吟·次韵章质夫《杨花词》)有不谋而合之妙,颇值壹读。

  词作者上片抒写春归花谢之现象。起头2句,“正单衣试酒,怅客里、光气虚掷”,点明时令、主人公身份,抒发惜春心思。“试酒”,周到《武林逸事》卷3:“户部点检所103酒库,例于6月首开煮,二月中开清,先至提领所呈样品尝,然后迎引至诸所隶官府而散。”这里用以指时令──公历十四月首。短期羁旅在外的作家,值此春去之际,不禁止生产生虚度光阴的惊讶,写来含浑而不露出。“正”字、“怅”字直贯全篇。“愿春暂留,春归如过翼,一去无迹。”“过翼”,以鸟飞作比喻,形容春归之迅捷,那三句一句一转:“愿春暂留”,表示同情“虚掷”,爱慕春光;“春归如过翼”,春不但不留,反而逝如飞鸟,竟成“虚掷”;“一去无迹”,不唯有快如飞鸟,更未有。“一去”2字,直谈起尽头,焚薮而田。随着句意,惜春之情愈转愈深。周济评曰:“10三字千回百折,一字不苟,以下如鹏羽自逝”(《宋4家词选》)。以上5句写春去,是题前之笔。接下陡然建议:“为问花何在?”一笔喷醒,又轻轻顿住。谭献感觉:“‘为问’”三句,搏兔用全力”(《词辨》卷1)。陈廷焯提出:“……此处点醒题旨,既突兀,又密切,妙只⑤字束住,下文反复缠绵,更不纠缠一笔,却满纸羁愁抑郁,且有繁多不敢说处,言中有物,吞吐尽致”(《白雨斋词话》卷一)。其实从下句“夜来风雨”至上片甘休,皆从此一问而出,振起全词。“夜来风雨,葬楚宫倾国”贰句,正面写落花。“倾国”,靓妹,这里以之比落花。以美丽的女子比落花,西楚即有。沈亚之《异梦录》:“王炎梦游吴,同葬西子。”韩偓《哭花》诗:“如若有情争不哭,夜来风雨葬西施。”这里本应说吴宫,但为律所限,故借用“楚宫”。那三句既写因夜来费劲,使落花无家,更写由于落花是无家的,所以虽有倾国之美姿,也得不到风雨的爱惜。这里是人与花融入来写,以花之遭际喻羁人无家、随地飘零之身世。那叁句一开一合,一同1伏,很好地发挥了小说家内心的冲突与烦恼。“钗钿堕处遗香泽”以下陆句,大力铺开,尽情写蔷薇谢后的扬尘境况。“钗钿堕处遗香泽”,这里是以玉女佩戴的“钗钿”喻落花,化用徐夤《蔷薇》诗:“晚风飘处似遗钿”句意,零落之余,只遗香泽。“乱点桃蹊,轻翻柳陌”,落花飘零是惨景,而以“桃蹊”、“柳陌”来衬映,却显得极有看头。接下侧写单笔:“多情为哪个人追惜?”“为何人”,即何人为。春去花残,观赏者都已散去,应不再有多情追惜之人了。“但蜂媒蝶使,时叩窗隔”2句一转,蜂蝶无知,不知“追惜”,然则它们却以媒人、使者的成色“时叩窗隔”,如同在提示室中人去“追惜”。通过上述描绘,把蔷薇即便凋谢而香气犹存,春

  天尽管逝去而值得追惜之现象写得韵味盎然。词作者上片特用问语“为问花何在”、“多情为何人追惜”,加以重申,以出色“无家”与“无人追惜”之意,由此见出内中隐含诗人温馨的遭际遭际之感。

  词作者下片着意刻画人惜花、花相爱的人的有声有色场所。“东园岑寂,渐蒙笼暗碧”,起始2句起烘托功能,以引起下文。诗人不忍辜负蜂蝶之“时叩窗隔”,于是走出房内,来到东园,只见园内花事已过,碧叶茂盛,一片“花落”后“岑寂”的景色,也是“光阳虚掷”、春日“一去无迹”之实际景况。“静蛘浯缘祝成叹息,”写人惜花。为了“追惜”,诗人静静地绕着买笑丛,去研究落花所“遗”之“香泽”。“成叹息”3字归纳1切,承上启下。“长条故惹行客,似牵衣待话,别情无极”三句,为壹叹,写花爱人。花已“无迹”,但有“长条”,而“故惹行客”,话别“牵衣”,有怜香惜玉之意,也写出“行客”之无人同情、孤寂之景况。残忍之物,而写成似有情,虽惹事生非,却摄人心魄必弦,感人至深。“残英小、强簪巾帻。终不似壹朵,钗头颤袅,向人欹侧“四句,为贰叹。在“长条”之上,偶然看见1朵残留的小花,诗人以为那正是盘算与其话别者。即使“残花”本不是“簪巾帻”之物,可是“行客”却颇受触动,故“强”而“簪”之。不过那何地赶得上它当初开放时插在美丽的女生头上之妩媚摄人心魄呢?残英强簪,令人回首花盛时之芳姿,映带凋谢后之景况,有极端敬服慨叹之意。那既是慨叹花之今不及昔,更是慨叹本身的“光血虚掷”、“老树枯柴”。词作写至此,诗人如梦初醒,似有所顿悟,又有不得已之感。最后3句“漂流处、莫趁潮汐。恐断红、尚有相思字,何由见得”,为3叹。诗人因终不愿落花“一去无迹”,所以又对花之“漂流”劝以“莫趁潮汐”,冀望“断红”上尚有“相思”字。假使落花随潮水流去,这上边题的感念词句,就恒久不会令人瞧见了。“何由见得”,即何由得见,暴露了留恋的盛情蜜意。这里活动红叶题诗传说,借指飘零的花瓣儿。对上述所写,周济评曰:“不说人惜花,却说花爱人。不从无花惜春,却从有花惜春。不惜已簪之‘残英’,偏惜欲去之‘断红’”(《宋肆家词选》)。末句复用问语,逆挽而不直下,拙重而不拘泥。谭献曰:“结笔仍用逆挽,此片玉之所独”(《词辨》卷壹)。

  那是首“惜花”之词,更是首“惜人”之作。全词构思别致,足够利用慢词铺叙展衍的特点,时而写花,时而写人,时而花、人合写,时而写人与花之所同,时而写人比不上花之处。回环波折、反复腾挪地描写了团结的“惜花”心绪,又展示了自毁自悼的游宦之感。黄蓼园曰:“自毁年老远宦,意境落寞,借花起兴。以下是花是己,比兴无端。指与物化,奇清四溢,不可方物。人巧极而天工生矣。结处意致尤缠绵无已,耐人寻绎”(《蓼园词选》)。谈论较妥切,可参看。(文潜 少鸣)

二、周邦彦《陆丑·正单衣试酒》的描述特点。

形神兼备,浑化无迹——周邦彦词《六丑》浅析

正单衣试酒,恨客里、光阴虚掷。愿春暂留,春归如过翼,一去无迹。为问花何在?夜来风雨,葬楚宫倾国。钗钿堕处遗香泽,乱点桃蹊,轻翻柳陌。多情为什么人追惜?但蜂媒蝶使,时叩窗隔。

周邦彦字美成,号清真居士,被誉为“词匠”,生活在西兴争取安哥拉通透到底独立全国联盟早先时期。周邦彦年轻时聪 明,博涉百家书,但疏隽少检,不为乡里推崇。元丰初年,他以布衣自京师游太学。在上 太学时,向圣上上了一篇8000多字的《汴都赋》,赵桓异之,命李清臣读二次,将周邦 彦提为太学正。周生平对政治不感兴趣,对新旧两党都无所依靠,所以毕生不曾什么样大的 起落。他的词也就未有那种感伤忧郁之气。

东园岑寂,渐蒙笼暗碧。静绕珍丛底,成叹息。长条故惹行客,似牵衣待话,别情无极。残英小、强簪巾帻。终不似①朵,钗头颤袅,向人欹侧。漂流处、莫趁潮汐。恐断红、尚有相思字,何由见得?

历朝历代词论家给予周词非常高的评头品足。《白雨斋词话》“词至美成,乃有大批判……自有 诗人的话不得不推为巨擘”,“理法之精,千古词客自属美成”;刘熙载在《艺概》中称 “美成词最精审”;明·王元美称“美成能作景语”;清·周济感到周词是“清真集大成 者也”。

周邦彦那首词,字面上看叹咏落花,而实际是透过描写对花落后的"追惜"之情,惊讶本人"光血虚掷"的"悲伤"之情。

正单衣试洒,怅客里、光气虚掷。愿春暂留,春归如过翼,一去无迹。为问哪个人家在?夜来 风雨,葬楚宫倾国。钗钿堕处遗香泽,乱点桃溪,轻翻柳陌。多情更哪个人追惜?但蜂媒蝶使 ,时叩窗隔。

诗词歌赋 1

东园岑寂,渐蒙笼暗碧。静绕珍丛底,成叹息。长条故惹行客,似牵衣待话,别情无 极。残英小、强簪巾帻。终不似、壹朵钗头颤袅,向人欹侧。漂流处,莫趁潮汐。恐断红 、尚有相思字,何由见得!

词作者上片描写春去花谢之现象。

王永观曾谈论:“苏文忠《水龙吟》,既尽物志,且尽人情。咏物咏人,浑化一体。” 周邦彦的《丑》那首词也完结了那种意境,且章法越来越精严、细密。

开篇直说,

www.lishixinzhi.com

“正单衣试酒,恨客里、光阴虚掷”。

词的上片写春去花落,在春去花落之中,暗寓了作者的客里相思。

正值换单衣试新酒的随时,作者羁旅在外、客居他乡,又是一年过去了,光阴虚度啊。

“正单衣试洒”第三句,曲入,先不写花,而是从诗人自身的田地写起。“单衣”点今天气、季节,那些时节正是蔷薇凋谢季节,“酒”本是消愁之物,“试酒”见出诗人心中隐 然有一丝挂念。“怅客里、光气虚掷”,“怅”,笔者作客他乡,怅大好春光虚度,落花 惜春之情已涵盖个中。客中惜春,客情与惜花之情交织在共同。“愿春暂留,春归如过翼 ,一去无迹”,承继“光血虚掷”而来,相比进行实际表达,从“怅”到“愿”有2个心情进度。“愿”是“怅”之后要求的一种观念补尝,但诗人没获得那种补尝。到那边花还 未出现,诗人采纳“剥笋”笔法,从外边层层剥笋。春去之快且尽,一点划痕也并未有。这3句主要表明春去之快之尽。“愿春暂留”使得那3句在全文之中有1层转折,行文上多 了一些巨浪,多了壹层惜春之情。“为问何人家在?夜来风雨,葬楚宫倾国”,传承“一去 无迹”而来,春的归宿毕竟在哪个地方,诗人在此间进逼一层,有问春、寻春的情致,留春、 问春、寻春,惜春之情1层进壹层。“为问哪个人家在?”用问句把笔势提及,行文又多一层 波澜,“家”关照前边的“归”。树上的花已无迹了,“家何在”指已落之花。“夜来风 雨,葬楚宫倾国”,是对“一去无迹”的有血有肉表明,夜来风雨,故春归速。“葬”故无迹 ,见出诗人浓重的惜春、感伤之情。“楚宫倾国”本指美眉,这里借代指花。到那边,春又切实可行1层,但依然用人代花,花的性格还未见。“钗钿堕处遗香泽, 乱沾桃溪,轻翻柳陌”,具体描写“葬楚宫倾国”,以花钿委地比喻落花的零杂,那是明 承。“香泽”已有花的香气,开端由借代体向本体过渡。“乱沾桃溪,轻翻柳陌”,暗承 “葬楚宫倾国”,直接咏花,用本物体,而不再隔绝,到此刻才能体写到花。“乱点”— —零乱,“轻翻”——漂泊,落拓之形,这几句写出了1边落英满地,残红遍洒的场景。 “多情更什么人追惜?”我又问贰个问句,“追惜”是问春、寻春之后的早晚影响。这一句 是倒文即“更何人多情追惜?”“更哪个人”有两层意思:一本人追惜;二除笔者之外,未有人追惜 。“但蜂媒蝶使,时叩窗隔”,用物之有情,反衬人之阴毒,也见出东园的悠寂、冷静。 “叩”既正确又生动地写出了蜂、蝶触窗短促有力的风味,同时也写出了壹种殷情追惜之 态。

两句话,点明了季节时令、人物意况及当时刺激。所谓“试酒”,这里用以代指时令──公历5月首。辽朝,公历十月底是尝试头年酿制的特其拉酒是还是不是早熟的时候。长年客居他乡,看到又是一年春离去,诗人情难自禁土地资产生虚度光阴的感慨。叁个“恨”字为全词定了基调。前边的全体均围绕了这几个基调张开。

如上是上片,在上片歇拍时,写到了小说家多情追惜,过片则承前写追惜。

诗人接着写:

“东园岑寂,渐蒙笼暗碧”,写花落尽后东园冷静,孤寂。“东园”指小说家单衣试酒之地 ,也是锦被堆所生之地。到此地,大家驾驭了诗人单衣试酒是在买笑落的东园,将小说家与花置于同一意况之中,作家与花在田地、心灵上有相通之处,“花惜人,人惜花”。“ 渐蒙笼暗碧”,写叶颜色变深,“暗”——深,颜色变深厚,“渐”,见出一种进度,春 慢慢过去了,夏季来到了。“静绕珍丛底,成叹息”,写诗人的追惜,“静”见出独自1人静绕,那是一种寻求、留恋、思量,诗人就像是还在查找春的印迹,又好像在索求、回味 春,寻求、留恋、思虑之后,只可以叹息一声,有壹种“无可如何花落去”的惋惜之情。“ 曾”,表达了情绪日益产生的进度,见出心境是实在的,真实的。“怅—叹息”反映诗人激情升华的层系和进程,“怅”是种浮泛的、淡淡的、模糊的惜,追惜还带几许期望,“ 叹息”则一心彻底。“长条故惹行客,似牵衣待话,别情无极”,这几句将蔷薇作比喻化 描写,“故惹”是壹种特有的行事,见出蔷薇寂寞难耐;“行客”指诗人,词人重复本身的田地,为下文抒情服务。“长条故惹行客”是因为有众多情要诉说。“牵衣待话”,写 得传神,指亲近关系的人。“似”、“待”见出蔷薇只作一动作,“话别情”是诗人的想 象,作家为啥1看到牵衣的动作就悟出别情,那与诗人特定的心气有关。“别情”,蔷 薇枝对花有难舍难分之情,有1种“花惜人,花惜花”之意,这几句的刻画从摹写物态讲 ,10分神似。“残英小、强簪巾帻。终不似、一朵钗头颤袅,向人欹侧”,这几句也是写 追惜活动。“强簪巾帻”,作家十落花戴在头巾上,“残英小”,尤不忍弃之,更见出词人惜花、爱花之情。这几句依赖几朵残败的落花,追想盛开时节的蔷薇。“终不似”在句 意的转化中,包涵了诗人追惜之中的唉声叹气。“钗头颤袅”,是作家对自身内人的想像,大概是对爱妻某次葬花之后的情形的联想。“漂流处,莫趁潮汐。恐断红、尚有相思字,何 由见得!”这几句表面是追惜落花,希望落花不要随水流去;从深层意义看,水中漂流的 落花引起了词对“红叶题诗”的联想。那漂零的落花恐怕也有想思之情,“红叶题诗”的 故事有一语双关之意,既写了追惜春,又写了对太太的怀想。

“愿春暂留,春归如过翼,一去无迹。”

如上是下片,首要写对买笑的追惜与叹息,在追惜落花的同时,把温馨的客中情思 有机地融为一体进去,二种心绪交织在壹道。下片的客情较之上片,是相比较清楚的。

作者想春归的步子停壹停啊,可是,它离开的快慢快如鸟飞,一去无踪影了。“过翼”,以鸟飞来描写春去之火速。

总的说来,那首词构思中将惜花之情与客中之情融合,既是花形神具有,同时使词内 蕴丰实、深厚。章法严苛、细密,全词能够分析出无数档案的次序、波澜:上片四层,单线发展 ,环环相扣,层层进逼,波澜叠起;下片四层,发展线索不一,分枝型发展。全词档期的顺序虽 多,针线细,且驰骋旁正,曲直顺逆变化不断,但却又次序明显,文气流畅,缜密精严。 全词还用比喻、拟人、借代等修辞手法,使花人连成一体,浑化无迹,惜花那些表面线索 贯穿始终,万变而不乱。此外,本词语言尊贵精丽,下字有法例,融化了诸多诗文、故事,显得浑厚和雅,丰硕反映了词匠的稳定的文化艺术修养和高超的文字才干。

那三句,一句跟一句,后句补前句。可谓补叙。“愿春暂留”,表示诗人不忍“虚掷”春光。可是,“春归如过翼”,春光非但不曾暂留,反而逝如飞鸟,竟成“虚掷”。不但快如飞鸟,而且“一去无迹”,干脆未有了。

补叙,本是在描述进度中对前文涉及的少数事物和意况作供给的填补,交待。而在本词作者中,那三句是开篇“恨客里、光血虚掷”的补叙,交待其为什么有那样惊讶。同时,那三句小编又是后句对前句的补叙。把诗人感慨日子虚掷的原由交待得映重视帘。

小说家接下去陡然问道:

“为问花何在?”

春光已去,春花何在?

那是点睛之笔,一下子把读者从春光已去的难受中拉了归来,点题,开路,带着读者去追寻落花。

词作者发展到此,就讲述方式上,总体是顺叙,是顺着春光已去,是还是不是有留痕可寻的主线顺叙下来的。当中,有补叙手法。

小说家在建议难点之后,接着给出了答案:

“夜来风雨,葬楚宫倾国。”

星夜的惨淡,美貌的花朵都埋葬在楚宫之地了。“倾国”,代指漂亮的女子,而好看的女人,又代指落花。韩偓《哭花》诗:“若是有情争不哭,夜来风雨葬西子。”用“西子”代指了“落花”。按说西子应该葬在吴宫,但为词律所限,只得借用“楚宫”。周邦彦为了严守词律,到了不惜改“吴宫”为“楚宫”,也许导致误读的程度。那在苏仙笔下是不可能现身的。

就讲述格局上,此处尚为顺叙。

作家再写:

“钗钿堕处遗香泽。乱点桃蹊,轻翻柳陌。多情为何人追惜?但蜂媒蝶使,时叩窗隔。”

落花好像西施头上佩戴的钗钿同样,堕落在地,飘散出淡淡的芬芳。这一片零落景观让作者怎能想象它们曾有过桃溪柳陌的瑰丽时光。春去花残,哪个人还会为此多情惋惜呢?唯有蜂蝶无知,还像媒人、信使同样,时不时来打击窗户,提醒屋里的人去探望春光啊。

诗词歌赋,就讲述方式上,诗人在此采纳了顺叙,插叙,补叙的手法。

钗钿堕处遗香泽(顺叙)。乱点桃蹊,轻翻柳陌(插叙)。多情为什么人追惜?但蜂媒蝶使,时叩窗隔(补叙)。

所谓插叙,正是在描述首要事件的进度中,依据发布的急需,临时中止主线而插入的另壹对与主干事件有关的原委的叙述。这里插入是“乱点桃蹊,轻翻柳陌”七个传说所创设出的亮丽气氛,与落花凄凉作相比较,更添凄凉。

词作者下片着意刻画人惜花、花爱人的绘影绘声场地。

作家先写二句起引领成效,带出下文:

“东园岑寂,渐蒙笼暗碧。”

小说家在蜂蝶“时叩窗隔”的吸引之下,走出客舍,来到东园。园内碧叶茂盛,光色阴暗,一片花事已过的落寞冷清场合。

作家再写:

“静绕珍丛底,成叹息。”

作家静静地绕着买笑丛,去找出落花所遗留之花香。可惜什么也尚未找到,一声长叹。

小说家正要离开:

“长条故惹行客,似牵衣待话,别情无极。”

花已无影,但花蔓还在。花蔓故意用刺挂住了作家的时装,好像与其牵衣话别,情意Infiniti。

小说家在花蔓的重情重义挽留下,仔细寻找:

“残英小、强簪巾帻。终不似1朵,钗头颤袅,向人欹侧。”

在“长条”之上,有壹朵残留的小花。诗人感到那是蔷薇送给自个儿的赠品。诗人11分打动,摘下来,簪插在头巾之上。可是毕竟是残花,那什么地方望其项背它当初开放时插在美眉头上之妩媚摄人心魄呢? 

词作者写至此,诗人认为到,本人也是残花壹朵,人老色衰了。虽持有顿悟,却又万般无奈。

就讲述格局,诗人此处在顺叙之中参预了倒叙。先展现了前边的残花,再回溯到蔷薇盛开时的妖艳意况,两相分明对比,陡生怅然之情。

所谓倒叙,正是把事件的结局或某一非凡的1部分提到前边来写,然后再从事件的发端举办描述的措施。而在词作者之中,后景前述,前事后描,也应有算得倒叙。究竟,词作者的文字容积太小,不恐怕有繁多交接转变的文字出现。

当即1地落英,诗人最终写道:

“漂流处、莫趁潮汐。恐断红、尚有相思字,何由见得。”

落花啊,你漂流的时候,一定毫无趁早潮汐水流啊。小编害怕飘落的花瓣儿上还写着相思的字句,如果你顺水漂走,作者怎么或然看到啊。

断红,指飘落的花瓣。相思二字,则活用了红叶题诗旧事。

全词在小说家对落花的叮咛声中停止。意致缠绵无已,让人怅然若失,激动人心。

词作者的下片在描述方式上,基本上都是顺叙。从出门到园子里,诗人在园子搜索落花踪迹,蒙受花蔓“牵衣待话”,并接收残留小花作礼,簪插在巾。最终到诗人登时落花飘零,殷殷叮咛了“莫趁潮汐”,别让自个儿看不到相思二字。整个事件叙述都以沿着找花、遇花、赠花、别花的进度举行的。可是,其间穿插了倒叙,在竣事作时间,诗人化用了3个传说,起到了补叙的成效。

综观全篇,周邦彦《陆丑·正单衣试酒》的讲述方式总体上顺叙,但该词在顺叙之中插手了补叙、插叙、倒叙。全词围绕着五个“恨”字,以人惜花、花相爱的人为主线,顺序实行。在顺叙的完全下,诗人又通过句句跟进实行补叙,后景前置进行倒叙,巧用遗闻进行补叙,回环曲折、反复腾挪地球表面明了作家的“惜花”之情,又体现了自哀自怜搔头抓耳的惨痛之感。

鉴于周邦彦在《6丑·正单衣试酒》中动用了四种讲述格局,加之词作者文字自身的格律限制,以及在词中国化工进出口总公司用了少数个遗闻,所以,一般读者初读《六丑·正单衣试酒》,会对其产生,创作观念跳跃,字句篇章冬天,遗闻生僻难解,读后不知所云的感到。其实,只要大家认真研读,仔细回味,就能够度量到其真鸡精髓所在,会感受唐诗婉约词巅峰之作的无边魅力。

TAG标签:
版权声明:本文由新葡萄京娱乐场手机版发布于诗词歌赋,转载请注明出处:宋词鉴赏,在叙述方式上的特点